真真国女儿诗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薛宝琴述)
 
 
 
  名家点评:

薛宝琴所说的“外国美人”做中国诗的奇闻,不论真假,能使一些人相信,这就得有一定的现实基础。那就是:在历史上,我国民族文化在对外交流中曾产生过很大的影响,清代的工商交通事业和海外贸易都有新的发展,当时有一批象薛宝琴父亲那样为皇家出海经办洋货的豪商。

但是,除了上述的客观意义外,作者写这一情节,却另有意图。他有意让宝琴把事情说得过于神奇,在一些细节上甚至吹得离了谱,使读者疑心这一切也许是宝琴在信口编造。事实也果然如此。作者接着就让黛玉当场戳穿她:“‘这会子又扯谎……我是不信的’。宝琴便红了脸,低头微笑不语。”还是宝钗给她解了围。国名“真真”,岂不就是“真真假假”的意思?

其实,这位十五岁做诗的“外国美人”也就是宝琴自己。你看,宝琴说那个美人如同“画上的美人一样”,还说“实在画儿上也没他好看。”贾府里的人也曾称赞宝琴这个外来的美人如“仇十洲画的《艳雪图》”,贾母说,“那画的哪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这是写法上偶然雷同吗?不是的。

新来贾府的四位姑娘中,薛宝琴是作者花笔墨最多,重点描写的人物。她的命运在八十回之后,不会没有交代;而且根据作者总用诗词隐写大观园女儿们命运的惯例,宝琴的后事,也必定有诗暗示。她所写的《怀古绝句》只暗示别人的命运,她所口述的《真真国女儿诗》才隐寓着她自己的将来。

全诗说自己憔悴流落于云雾山岚笼罩着的海岛水国,昨日红楼生活已成梦境。眼前只能独自对月吟唱,忆昔抚今,不胜伤悼。何以知道这客观上就是宝琴将来的自况呢?因为有她前作《咏梅花得花字》一诗可以与之相印证,而且只有把那一首咏物寓意的七律与这一首直抒情怀的五律加以印证,前者关于红梅花的种种设喻的隐义,才能豁然开朗,获得比较明确的解说。

在那首诗中,“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闲庭曲槛”,就是那首诗中的“朱楼”,即大观园。“无余”,“雪”揩音“"薛”,将来不仅宝琴要离开贾府,宝钗也不能再住蘅芜院了,她贫困得只好依靠蒋玉菡和袭人的“供奉”。“流水空山”,也就是“岛山蒸大海,岚气接丛林”的“水国”。“有落霞”,是唐代王勃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歇后语,说独处海岛如孤飞之野鹜。“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幽梦冷”也是说孤寂。“红袖笛”与香菱《吟月》诗用“绿蓑闻笛”“红袖倚栏”烘托月亮的方法相同,正合“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一联。“乘槎游仙”,仍是关于海岛上居住者的传说。“前身定是瑶台种,无复相疑色相差。”有了“汉南”一联,我们才明白教人们不要因眼前“色相差”而疑其“前身”本"瑶台种"的深意,原来也是回忆往昔的青春荣华,感叹如今的流落憔悴。

薛宝琴只是贾府的亲戚,而且已是许给了梅翰林家做媳妇的人,最后境况仍不免如此凄凉,可见,小说中败落的并不限于贾府一门,确如第四回门子解说《护官符》时所说的,贾史王薛四家必定“一损俱损”。他们都牵连获罪了。